ope体育登陆

ope体育登陆-彭于晏:拍完《紧急救援》,我现在都不想游泳了

彭于晏:拍完《紧急救援》,我现在都不想游泳了 2020-01-31 01:16:21 来源:北京青年报 作者:刘湃 责任编辑:刘湃 2020年01月31日 01:16 来源:北京青年报参与互动   电影《紧急救援》是林超贤与彭于晏的四度合作,在之前的每一次合作中,两人都在彼此的支持下不断挑战极限。两人首次合作拍摄《激战》时,彭于晏接受专业拳手训练,耗时3个月学会泰拳、锁技与巴西柔术。拍摄时与职业拳手对阵希望能够“说服观众”。二次合作《破风》时,彭于晏参与集训四个月,训练及拍摄过程累计骑行超11万公里,几乎绕地球三圈。第三次合作《湄公河行动》,林超贤与彭于晏的挑战再次上升到新高度。拍摄时林超贤甚至不慎被六寸蜈蚣咬伤脚踝,彭于晏真枪实战,每个动作指令都贴近真实。这次在《紧急救援》中他们将挑战全世界公认难拍的“水戏”,《紧急救援》是华语电影首部海上救援题材影片,取材于真实海上救援事件,彭于晏称导演从“魔鬼林”“爆炸林”,现在变成了“水怪林”。   导演一找我就来拍了   问:为何会接演《紧急救援》?这次拍摄条件很艰苦,接戏之前有做什么思想准备?   彭于晏:林超贤导演一找我就来了,我知道拍导演的戏会特别有意思特别过瘾,当然也会有一定的挑战和难度,这也是为什么我想要拍导演的戏的原因,所以早就准备好了,只是没想到这次准备不够,到了现场(8个月的拍摄)天天都是各种难度升级,非常有挑战,体力和精神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惊喜。   问:你饰演的是海上特勤队队长,对真实的救捞队员有多少了解呢?   彭于晏:我在戏里叫高谦,是海上特勤队队长,他是一个很有勇气、有经验、责任感很强的人,执行过非常多任务,救过很多人。   开拍之前,导演拿过一些救捞队员的资料给我们看,所以会了解他们的生活,也有跟他们一起训练,我们像朋友一样。他们看着都是普通人,但是接到任务的时候,却是完全不同的样子。一次他们出任务时,我跟着去,你不敢想象这些平时貌似普通的人在直升机上面悬挂着,你会感觉他们似乎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作为救捞队员,他们需要精神格外集中才能去拯救另外一个生命,因为有时候,你得放弃什么而去拯救其他人的生命,在水里面你只有三五分钟,只能救两个人,但是周围有二三十人,那你怎么办?这就是他们要面对的,他们每天上班要面对人间的悲剧,回到家里又要做一个正常人,如果没有信仰肯定做不到,这就是导演在这部戏里要讲的,我们也是亲身体验过,才发现他们有多么了不起。   救捞队员就是把“生的希望”送给别人,他们面对的是人生的悲剧,如果没有信仰、没有坚定的内心,是没办法去迎接和完成任务的。这个职业,要有足够的勇气和信仰,他们才能够忘掉自我,忘掉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他人。   问:《紧急救援》中你首次出演父亲,觉得有挑战吗?   彭于晏:导演给我这个角色,我觉得是非常难的。导演很有意思,他知道我是单亲家庭,所以饰演一位父亲,我要花很多时间去说服自己,我的生命里面没有父亲的形象在,非常感谢导演给我这个角色。演我儿子的演员非常聪明非常可爱,跟他演戏很自然、很棒,因为小孩很真实,他会把台词背得很熟,演戏的时候很自然,跟他演戏的时候我也希望能保持这种纯真和自然。导演和编剧提前做了很多功课,了解救援队员的生活,家庭对救援队员来讲也特别重要,这应该是支撑他们那么勇敢、那么有责任地去付出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可能大家认为这是一部动作片,但我觉得其实这是一部充满爱的剧情片。   被各种虐,   每次下水都要做心理准备   问:这次拍摄让你印象最深的戏有哪些呢?   彭于晏: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很多场,通常第一次都是最难忘的,像我第一次被火炸,在六七百摄氏度的火里被炸,还炸好几次,以为没事了,结果后面要被水炸,炸完后,导演还很兴奋地说:“Eddie终于被我用水炸了。”之前我不知道原来水可以用来炸人的,炸完后第二天又被吊到空中一天,吊到快吐。但也挺过瘾的,因为真实拍摄是悬挂在直升机上面,高度非常高,所以也很难忘。以为下来没事了,接着要用火淹,然后就是用水淹,所以这次算是各种体验,基本上是各种“虐”吧,这就是导演的风格,他就是喜欢“虐待”艺人。但其实演员可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得到很多的养分,这也是让我们爱上导演的原因,让我们能拍出一部很难忘的戏。   问:这一次《紧急救援》的安全措施都非常到位吗?   彭于晏:对,当然还是有万一,虽然隔热服都试过了,但毕竟火最低有300摄氏度,我整个防火衣都烧起来了,但拍摄就是要这个感觉。虽然全副武装但还是会害怕,依然能感受到皮肤在烧,天天这样拍,天天被悬吊还是会怕,而且最后到水里面,水温是6摄氏度,我没想到我可以撑过来,真的太冷了。   我自认为是那种只要给我条件去做,我就不怕的演员,但拍这部戏,我真的每天下水前都要做心理准备,因为那个水太冷了,而且水里面有化学物质。戏里面有很多需要我脱掉装备,没有护目镜,化学物质就会进到眼睛里,眼睛睁不开。那些摄影师下水都是戴护目镜的,护目镜拿下来一下,水流到眼睛里都会受不了,要一直洗。而我是每天泡十几个小时,每次可能待个15分钟,因为太冷了。每天都要洗眼睛,到最后眼睛就一直流眼泪,双眼通红。导演也心疼,所以他也会下去陪我。拍完这部戏,我到现在都不想游泳了,觉得今年碰水的额度已经用完了。   问:这次没有太严重的受伤吧?   彭于晏:我有几次溺水,有一场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墨西哥被威亚钩住,然后被压到池底下面。所有人都吓到了,我也出不来。我发现绑我的那条威亚卡在卡车的底座,救援队还没有来救我,我就想那我先自己救自己,就找身上有没有工具可以切割绳索,但是切不开,后来找到钩住的那个点,死命地把绳索解开,之后出来了。导演一直说“没事吧,没事吧”,我说休息一下,因为绳索很紧拉不开,我就死命去拉,指甲整个都掀起来,手都裂开了,导演吓到了,这个事情觉得最恐怖。   还有一次也是在水里面,我的氧气瓶要没气了,备用气瓶只能吸八口,水压越深、吸得越多,我这八口每次都要省着用,后来是拍一个很长的镜头,救援队的人要撤很远,拍完要游回去的时候我的氧气瓶就没有气了,也找不到备用气瓶,我就憋着一口气找出口。这种状况常常会发生,我一直觉得我游泳很好,但当你真的在水下十几米的时候,跟你在游泳池是完全不一样的,而且我们身上带着很多铅块,所以我是浮不上去的,再加上6℃的水温,感觉就在冰库里面。   现在回想拍水里的戏,会后怕。我记得拍完那几个场景之后,我们去吃饭,墨西哥当地的工作人员会主动跟我打招呼,跟我比赞。我们救援队的朋友跟我讲,当地的救援人员都觉得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很多人不敢相信我们中国演员是自己下去拍,外国拍电影去那个场景,都是替身下去。   问:你在水里这些自救的东西,是你拍戏前训练学到的方法吗?   彭于晏:对,基本上都是。训练的这些在拍戏的时候全部用到了,如果没有提前训练学好的话,那可能就不敢拍这个戏了。我们跟着真的救援队去外面救援,救援过程很辛苦,真的体验到生命的脆弱,没有办法去想象大自然的力量,真的太恐怖了。拍完这部电影,我觉得一定要珍惜生命。   问:除了感受到生命的脆弱,拍完这部电影对你还有什么影响?   彭于晏:现在如果我搭飞机,我都会看救援手册、看逃生舱在哪里,看附近的人,如果真的发生什么,哪些人需要救助。以前不会,但现在就变成本能,然后会想象当时拍戏的状况,我都会数有几位老人,有几个是坐轮椅上来的,这些都是我拍完电影之后意识到的,不由自主的,就觉得还蛮夸张。一讲到逃生舱,我就会想到过去8个月的训练和在飞机里面救人的恐怖场景,我就一直告诉自己,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什么事情,我是可以救人的。   和导演林超贤亦师亦友   问:这是你跟林超贤导演的第四次合作,是否感觉他的电影难度越来越大?   彭于晏:如果难度没加大,我想也不是林超贤导演了。认识导演以来,我觉得他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对于喜欢的东西,他没有改变,他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执着,所以导演用这样的热情拍电影的时候,你就会被感染,然后你也会觉得,为什么不这样去做呢?   他每一次都非常好,而且我相信他只会越来越好。这一次拍摄有很多场景是他想的,还有很多动作戏和情感戏,他去编写完人物的刻画,再到现场去调度,这个也是他一直很热爱的,所以我觉得导演非常优秀。而且导演越做越有挑战性,因为他每一次拍的东西都是新的,就像这次拍水底,我们之前都没有体验过,很多都是未知的,只能到了现场去拍摄才能够跟着镜头去走戏,训练好了再去拍,拍摄之前还得再彩排一下,可以想见很多现场的状况其实很难去执行。我们都在学习,导演也会给予我很多信心。   问:林超贤导演对你来说,与和你合作过的其他导演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?   彭于晏:我觉得是缘分吧,他很欣赏我,我也很尊敬他。很少有演员可以和同一个导演合作四次的,所以很难得。而且某种程度上也有一个习惯的问题,很多时候可以省略掉一些磨合的东西,有点像“家人”了。7年时间体验了四种不同的人生,而且这四种人生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体验得到的。   问:一个说法是“铁打的彭于晏,打铁的林超贤”,你认同这句话吗?   彭于晏:有听过(合作次数最多的主演之一,仅次于张家辉),以前听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把我们的情感说小了,好像只有磨炼而已,但经过《紧急救援》,我觉得说得太精准了。   因为我觉得《紧急救援》真的像是“磨”,很危险,好几次我都是抱着豁出去的心态。如果导演不是林超贤的话,我肯定会有疑问。其实在拍完《湄公河行动》的时候,导演就有跟我说这部戏,那时候我很想拍,但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,刚好导演那时候有别的戏,所以我就休息了一阵子。   我接这部戏不是说因为它危险,是因为那个题材和角色。导演这次给我这个角色的难度比我过去演的难很多,跟我过去的形象差异还蛮大的。(难度)主要在情感方面,我演一个父亲,另一个是这个职业的难度。   我和导演之间比较像是师徒的关系,导演拍男人戏,讲男人之间的情感是很自然的。导演在处理这种很真实的人性上,我觉得还蛮有格局,他看东西看得很多,也很实在,所以我觉得演他的戏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沉浸式体验。从MMA格斗到单车,到《紧急救援》,我不需要去想我要怎么演,只要体验就好了。   所以我觉得导演和我亦师亦友,他觉得我这个年纪应该拍什么,就找我拍,如果我还没有到那个阶段,那可能那个阶段的戏不适合我。他希望我能慢慢地成长,某种程度上我也能够理解他到底想要追求什么,彼此有一种心灵上的默契(惺惺相惜),会觉得有这样的人在电影行业里,是一种会被互相感染的存在,不需要说,从他想要做什么,就能够看得出来,所以就变得很合得来,我蛮欣赏导演这一点。   从《激战》首次合作到现在,我和导演都没有变过。幸运是真的,没有想过拍完《激战》之后还能跟导演有之后这么多的合作,他可能也没有想过彭于晏这个演员还能用。导演也是每一两年就会有一个新的东西给我,所以我也觉得我蛮幸运的。导演在他的工作领域上做得非常好,我在自己求学阶段也努力演好每一个角色。   会珍惜彼此合作的机会   问:你和导演之间有过矛盾或者分歧吗?   彭于晏:肯定会有的,可能在一些表演上面我有一些想法,导演也知道一定要给演员空间,在这个基础上,我努力给他惊喜,他看到可能会觉得我塑造的角色比他脑中想象得更立体,导演就会觉得很值,我也过了自己想演的瘾,所以一定要互相相信。   一个人的想法有限,可能我们合在一起就是无限。当你愿意去分享你的东西,那他肯定也会跟你分享他的东西。我和导演的分歧常常是他可能觉得够了,我还想要给更多,他会让我演,让我过瘾。我觉得跟导演拍戏有一个好处就是,他看到的永远跟别人看到的我不一样。   问:如果有第五次和导演合作的机会,你有没有一个你想要拍摄的题材?   彭于晏:我们其实讲过太多题材了,每次我们跑步聊天就会想一个题材,他会问我喜欢什么,我也会问他喜欢什么。之前我们讨论过很多像是赛车的、动作的、枪战的,通常都是导演说他想拍的类型,不过他的电影我都没有什么设限的,因为我相信他。   问:你会不会担心导演以后对于演员的选择越来越多?   彭于晏:这个有可能啊,导演有权力选择他觉得合适的演员,也不是说我们现在合作了四部就一定要合作第五部,所以才说这个是很微妙的。还有就是我也有选择还要不要继续与他合作,我觉得有时候就是彼此之间的磁场吧,能互相给予对方想要的东西,我们都知道这得来不易。所以在拍每一部戏的时候,我都尽量让自己做到不要后悔,因为只有这个是我可以控制的。在我们能控制的范围内,做到最好,这个过程中我会得到经验、智慧,这就很值得了。   文/萧游 【编辑:刘湃】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娱乐频道 文娱新闻精选: 流媒体弯道超车 《囧妈》网络独播搅了一池春水 2020年01月26日 01:39:51 总台春晚的“新老面孔”:肖战搭档谢娜 宋丹丹回归 2020年01月24日 00:13:03 备受关注的7部电影集体撤档 2020年春节档取消 2020年01月23日 16:05:38 广东卫视春节晚会初一开播 张卫健唱《恭喜发财》 2020年01月23日 11:00:08 “龙凤呈祥——全球华人新春音乐盛典2020”举行 2020年01月23日 10:59:36 2020年电影春节档“风波”中或增“变数” 2020年01月22日 17:03:11 总台2020年春晚被列入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 2020年01月22日 14:15:09 山东春晚黄子韬首秀 王珮瑜于毅跨界合作《少年行》 2020年01月22日 11:42:11 北京台春晚语言类节目看点多 《家有儿女》重聚 2020年01月22日 11:13:11 两部贺岁动画片将开播 大头儿子、棉花糖搭档萌鼠 2020年01月22日 10:42:35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arouse.com